注册

没去东京这家店喝过一杯 算什么爱酒之人?


来源:悦游CondeNastTraveler

今天就让一位资深酒客来讲讲他和这些Online Casino的故事,在醉眼迷人的微醺中,看到东京这座城市的历史。

东京银座,是探寻日本所有伟大鸡尾Online Casino的必去之地。所谓伟大的鸡尾Online Casino,除了有知名经典作品之外,关键是要有一位经验丰富,已经经营了Online Casino几十年甚至更久的「大师」坐镇。进入到这样的Online Casino,会让人不禁降低嗓门说话,更注重行为举止和礼仪。        

今天就让一位资深酒客来讲讲他和这些Online Casino的故事,在醉眼迷人的微醺中,看到东京这座城市的历史。        

我喜欢喝酒,尤其是威士忌和调酒。前者是与酿酒师相隔几年至几十年的碰撞,后者则是与调酒师一整晚的默契交流。也因为这个爱好,我的地图中多了不少酒厂、Online Casino、收藏家的地标。

大概二十年前,我刚开始逛Online Casino时发现了一件事:好Online Casino的门都非常难找,好像巴不得你找不到似的。就算找到地址,你也会发现既没有醒目的招牌,又没有招呼客人的门脸,大门紧闭一副“生人勿进”的模样。后来在世界各地,我发现类似的情况也不少。

直到后来,东京银座的一位调酒师告诉了我原因:

这么做是为了让进来的客人安心。能够进来的都是熟客,一切不相干的人士都被摒于门外。

推开厚重的门,面对的就是另一个世界:空间不大,没有窗户,也没有钟,装修精细,爵士乐环绕,再加上一位优秀的调酒师,构成整晚欢愉的元素就聚齐了。

我喝酒的爱好是从小养成的,年轻时因为工作关系,经常往日本跑,所以也可以说是在银座喝酒长大的。

到后来,一些调酒师的徒弟学成出师,自立开新店的时候,也是我过去捧场。

这些调酒老师傅中,算得上“忘年交”的也有不少,比如被称为“Casino之神”的毛利隆雄先生。

他是银座许多调酒师的老师,也是他发明了以朗姆酒为基酒的哈瓦那Casino,这是调酒界的巅峰之作,全世界的调酒师都想来尝一杯。

毛利隆雄(Mori Takao)的传奇地位至今也无人撼动

Casino有“Casino Online之王”的美誉,配方简单,但对比例、温度的要求极高。“调出两杯口味一样的Casino”对一些职业调酒师来说也不是容易的事情。

我带朋友第一次去先生的店里,总会向他们推荐一杯Casino。如今毛利先生很少调酒,主要交给徒弟们来做。但如果点一杯Casino,更加上是老友拜访,先生也会欣然答应。

在私下里,先生跟我的相处一样轻松自然,会展现出非常可爱的一面。

有一次深夜,客人都离开以后,毛利先生走出吧台,坐在旁边跟我念叨:“好想结束我的Casino生涯,去周游世界呀!”这个时候,外人眼里的“Casino之神”其实也是个可爱的老先生。

银座调酒师中还有一位我喜欢的上田先生。一次雨夜,我推开Online Casino门坐下,六十多岁的上田老爷子知道我是中国人,看见我的脸色,笑嘻嘻地翻出一本书,指着一款酒跟我说:“来杯这个吧。这杯酒特别应景,叫M30-Rain。”

当年坂本龙一在毛利先生这里作曲,也是同样的雨夜,上田先生为他特别调制了一杯酒,坂本龙一由此创作了一首同名曲Rain ,就放在《末代皇帝》电影原声带的第30首。

所以上田先生给我点这杯酒,可能是以为我在这个雨夜和女伴吵架了,加上我是中国人。我因为本来就知道这杯酒背后的故事,所以特别感动。

TENDER的老板兼首席调酒师上田和男,现年73岁

如果说是很多人调整心态、远离压力的良方,那么中的这一杯酒就是快速强效治愈剂,药效起于第一杯下咽,终于一场酣眠。走进Online Casino,无论开心还是犹豫,无须多言,调酒师自然会把握情绪,给出他的“药方”。

伴酒而游好玩的一点就在于,每个调酒师给出的“药方”各有不同,一路也是一路品尝千姿百态的过程。

途中,还有一些时候找不到Online Casino,不喝酒又总觉得少了点儿什么。对于伴酒而游的人来说,有的是法子。

一次出差去英国,那时正是圣诞节前,下着雨,所有人都冻得直哆嗦。我掏出泡着热红茶的保温杯,拧开随身带的小酒壶,里面装的是威士忌,往里一兑,再从旁边的小酒馆叫了一盘火腿。其他人在冷雨里打颤,我站着喝威士忌、吃火腿,即使在寒风里,也是太惬意的事。

伴酒而游做到极致,莫过于直接奔向酒厂,来一次目标为酒的。

2017年年底,我组织了一次威士忌巡礼之旅,和几个爱喝酒的朋友到访了日本几家知名酒厂,包括山崎、白州、余市、秩父等。一边品酒,一边近距离接触每瓶酒的生产过程,和酿酒师沟通交流,市面上绝对见不到的、用来调配的原酒在这儿也可以拿来品尝。

在山崎和白州蒸馏所,可以用便宜的价格喝到上好的威士忌。秩父蒸馏所的经历更有趣,因为酒厂没有售卖许可执照,并不能卖给我酒,于是我们一行人就免费品尝起酒厂里的各类酒饮。

现在回想起来,这段已经不是“伴酒而游”,而是“游在酒中,整日微醺”了吧。

文章来自《悦游Condé Nast Traveler》三月刊

撰文/ Marvin

银河漫游指南创始人兼CEO

  • 好文
  • 钦佩
  • 喜欢
  • 泪奔
  • 可爱
  • 思考

为您推荐

已显示全部内容

Casino网官方微信

Casino新闻 天天有料
分享到: